蓝千岁

生活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有时候你感觉生活就这样匆匆地从你身边疾驰而过,就像一条没有红灯的快车道。你伸手,根本什么都留不住。你只能眼巴巴看一切都快速地流逝。假如有一天你鼓起勇气疾呼着拦在路中央,你拼上一切想要留住什么,可结局是早就注定了的——你会被碾成肉泥,然后随着车轮消散在每一个陌生的角落。

毛巾和牙刷

他们在街头分手。

他们在街头认识,也在街头分手,这像是很自然的事。

分手后,她就朝街对面走去。

认识时,她是从街对面走来。

她从街对面走来时,他好像发了呆。那么多行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她穿着淡黄的连衣裙,脚步轻盈的走来。他竟然忘了去上班,像一个贼一样尾随了她。

她在超市工作,从此他就绕远到那家超市买东西。天天都去,超市的员工他都认识了,还是不认识她。他是个腼腆的男生。

毛巾,一天买一条;牙刷,一天买一把。终于,她笑着说,你家是开幼儿园的吗?

这样才认识。这时候,他家里的毛巾,够用一辈子了,牙刷,也够用一辈子了。

后来她说,你真傻,不知道买点别的吗。他说,攒够了毛巾和牙刷,想和你生活一辈子。

一起生活后,才知道,生活不只是毛巾和牙刷那么简单。

还有琐碎,还有委屈,还有艰辛,还有挫折,还有矛盾,还有怀疑,还有说不出的各种痛。

于是就不同心,就有嫌隙,就有裂痕,就有隔阂,就有危机,就有相互的折磨。

折磨的多了,就有了分手的念头。

于是就走到了那条街头。

分手没有多说话,还是很默契。

她走向了街对面,他站在原地。

看着她的背影,他有些恍惚。还是那件淡黄色的连衣裙,仿佛回到那天。

时光真是有意思呵,怎么来的,还是怎么走掉。好像只是一场梦。

他突然对人生感到失望了。就像这街口的人潮,大家都脚步匆匆,能握在手里的,是什么呢?

感情?事业?钱财?朋友?无不是说走就走,说没就没。没有一点点儿的实在感。

人生就像一块地,出生时空的,后来长出了各种植物,可死的时候仍会被清空,留不下一点儿痕迹。那么,对于注定会失去的,早失去晚失去,又有什么看不开呢。人生本就是一场空呀。

他这样想着,倒开朗不少。

从空中来,到空中去。他不断默念这八个字。

一声刺耳的鸣笛,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一辆失控的轿车,正撞向她。

他不及思考,急奔过去,推开了她。

他自己却飞出去好远。

他感到胸口闷,喘不过气。

原来,生命也是一样,没有一点儿实在感呀。他笑了。

他就要闭上眼的时候,看到了她。她发疯似的,哭着喊着,蹲在他身旁。

真奇怪,他死前想到的,竟是卫生间里没用完的,那一沓毛巾,和那一摞牙刷。


街头张望,街尾遗忘

文/蓝千岁

晚秋的季节,我走在昏黄的路灯下。冷风不断往脖子里灌。我瑟缩着身体,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但我记不起来是什么被遗忘了。我的脚踩在坚硬的柏油路上,脚底板不时传来叶片筋骨碎裂的声音。我细细听着那种声音,感受着一片片叶子在我脚底破碎的感觉。那种声音像一种高雅而忧伤的音乐,能让人全心意的投入进去。

我刻意地寻找落叶,然后去踩碎它,只为了聆听这种乐音。我空白许久的大脑也算是找到了一件事情做。

我忘了我在这条昏黄凄冷的路上走了多久了。我总疑心自己是个傻瓜。因为我好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搞不清自己是从哪里来,也不清楚要走到何处去。我竭力想要思考一下的时候,脑子中却充满了一种无力感——就像无论你怎么努力也不能举起一只杠铃一样。

更让我不解的是,我好像连感受的能力也失去了。我不知走了多久,不知走了多远。但是并不曾感受到乏力饥饿的感觉。

我一定是这条路上一直走来走去的傻子。每条路上都有这样的傻子,他们盯着天空或者地面,肮脏的脸上有一种不知是空洞还是看破的神情。

他们不停地在路边行走,从这一头到那一头,再从那一头到这一头。 他们不仅是傻子,他们深邃的目光让人们相信, 他们是在践行着某种信条,或者丈量着大地的尺度。

我应该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个,换句话说,我就是被上帝选召的人,在用最诚实的脚步,践行着真理或者丈量着地面。

可是现在,我虽然无力思考无力感受,可为什么一种悲伤的感觉攫住了我的心?我聆听着叶片破碎的声音,追逐着这种声音,两爿心房竟然也有一种破碎的感觉。

这让我有一种酸楚,不觉间竟然有一滴泪水从眼眶滴落到秋风中。我一定不是合格的上帝的选民。因为他们是不应该哭泣的。他们会不断地行走,让脚掌亲吻大地,用最原始的方式向上帝宣告着他们的虔诚。

那滴眼泪在冷风中飘着。我有一种背叛的感觉,我感到软弱,不安,可是又无力改变什么。 我看到眼泪在下坠,像一片叶子一样旋转着缓慢地下坠。着地的那一刻,我先看到泪水沉重地撞击地面,它四分五裂地向四周飞溅。紧接着,震耳欲聋的巨大撞击声使我的大脑发懵。

我紧盯着地面,在泪水坠落的地方,灰黑的柏油路面像受热的巧克力一样融化,一只漆黑而且怪异的洞出现了。 它越来越大,我不暇逃开,被一点点地吞噬和沉沦。我感到四肢在陷落,躯体在陷落,鼻孔在陷落,视线也在陷落。终于到了一种漆黑一片虚空一片的地步了。 这样也好,我不用再忧虑,不用再困惑。

好像是一个无底洞,我不断地沉陷,回到了时间之初,回到了母亲的体内。我失去意识,失去了对所有事情的不舍和牵挂。我无忧无虑,像是伊甸园的亚当。

我此时像像一只洁白的羽毛,轻盈而柔软,向着风的方向飘荡。

但我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事被遗忘了。这种感觉像一根孱弱的稻草,但它拯救救了我,它让我从地面上爬起来。让我掸干净衣服上的尘土,开始回忆起我的旅程。

记忆的尽头也是这条街的尽头,我从那里开始了这傻子一般的,或者信徒一般的行走。我记得尽头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有一个人,孤独地穿过街道向对面走去,我盯着她消失在洪流中,然后开始了我的行走。

我迷恋叶片破碎的声音,它让我忧伤,也让我沉醉。其实我是迷恋那只背影——被洪流吞噬的背影。叶片的破碎只不过是一个象征。

我想到这里,也走到了街道的尽头。我意识到,我不是信徒,也不是傻子。我的眼泪说明我远没有那么虔诚。我不过是一个暂时迷路的人。

我在道路的尽头,看到一个女人钻进了男人的大衣里躲避寒风。我盯着他们看,男人便冲我叫道:“傻子,快滚开!”

我感到很开心。我想那个女人一定很温暖,我是因为这而开心。

我一下子记起被遗忘的是什么事了。是那个背影,她急匆匆地消失在洪流中,她竟然没有系围巾。现在正是冷风凛冽的时节,她的脖颈里一定被灌进了刀子一样的寒风。

但是,她一定也会到某个男人的大衣下取暖吧。这样,寒风就被抵御了。

我笑了,穿过了这条街,我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铁路上飞来的诗—其二

记忆是把盐

文/蓝千岁

如果记忆是一把盐
我愿意只食淡味
如果记忆是一束光
我甘愿行走在暗夜中
如果记忆是言语
我情愿此后作哑

可是记忆是一切
是风是雨是阳光
是山是海是高墙
是我脑中的蛋白质
是我身体每一个细胞

如果记忆匆匆倒流
在那个交叉口
我选择擦肩而过—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