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千岁

生活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猫女土豆(上)

博文从图书馆回租住的房间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从学校西边的侧门走,要穿过一片细小的灌树丛。

现在是深秋,夜晚气温很低,灌树丛里静悄悄,只有细风吹动枝叶的悉簌声。往日从这里走了无数次,也没有什么异常,现在博文却感觉到不自在。

博文裹了裹卫衣的领口,将右手揣进衣兜,同时手臂夹着一本村上春树的短篇集。左手提着一盒炸土豆片,这是他的宵夜。

一只尖细的树枝勾住他的衣领了,博文伸手拨开,却听到身后有响声。转过头去,借着微软的月光却什么都看不见。

博文接着往前走,身后的细微的簌簌声却越来越真切了。博文再次扭头,扶了扶鼻梁上的高度近视眼镜,除了一片在月光中旋转下沉的叶子出现在眼前,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博文接住那片叶子,在手指间捻了捻,一股冰凉的滑腻的感觉。

正要往前走,却听到寂静的夜里一声尖利的叫声。博文头皮猛地一炸,寻声看去,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在瞪着他。

是一只猫,在距离博文两米远的地方。那只猫前肢弓起来,后肢绷紧了蹬在地上,尾巴笔直翘起。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博文深深吐了一口气,拍拍因惊吓起伏不已的胸口。接着蹲下去,轻轻唤着:“喵喵……喵喵……”

猫陡然站起来,口中呜呜响着,像是受到了威胁。

博文用更柔软的声音说:“喵喵,不要怕,你饿了吗?”

博文拿出了一些土豆片放在地上,期望着猫能过来。可是猫直勾勾地盯着他,不为所动。

博文说:“乖,要吃掉呀,不要浪费了。”

接着博文悄悄地站起来,又悄悄地走掉。猫一直盯着他走远。

以前从没有见过这只猫啊,博文想,真是一只奇怪的猫。



回到租住的房间已经快11点了。是一个大约20平米的小房间,放着一张床,一张书桌。书桌上摆着一盏台灯,几本书和一只几年前购买的厚厚的丑陋的笔记本电脑。博文进了房间,烧了热水,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

博文一边吃着有点凉了的土豆片一边写着一封电邮。电邮是发给一个叫媛媛的女孩。

媛媛是怎么样一个女孩呢?博文也在常常思考这个问题。

媛媛长得漂亮,是光彩夺人的那一种漂亮。让人看一眼就能深深记在心里。媛媛眼睛很大,鼻梁很高,留着长发,发梢微卷垂在肩上,有一种西方贵族式的优雅。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加上婀娜曼妙的身材让她亭亭玉立,时刻都有一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

媛媛不仅外表上光彩照人,她的性格也非常开朗,朋友很多。博文每天都浏览她的微博,每一个字都看很多遍,细细猜测着一个普通字句的深层含义。媛媛的每一条微博都有很多赞,很多评论,被很多人称为女神。博文翻看着她的评论回复,有稍微暧昧的地方就会心情低落。就会凭着这不经意的词语去揣摩媛媛的心意。

博文每天都在浏览媛媛的微博时体验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然后写一封电邮发给她。

博文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是谁,他一直在黑暗中默默爱着这个他不可触及的女孩。博文也从来没有想象过他和媛媛在一起的场景,那只会让他自惭形秽。

博文长相一般,身高一般,性格上更是沉默寡言,有一种病态的腼腆。这种腼腆让他交不到朋友,永远处在孤独之中。更让他毕业后工作都没有找到。

幸好博文找到了另一片天地,他迷恋着小说写作,可以为此而不眠不休。他毕业后直接失业了,索性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屋,全力写作,立志要在这一片天地有所作为。

可是事情也没有那么一帆风顺,要成为有名的小说家有那么容易吗?

有的编辑说,你的作品太压抑,太消极,对不起不能发表。也有的说,太隐晦了,你这样让读者云里雾里,读者怎么会喜欢你呢?甚至有的直接说,你这什么东西啊,拿回去烧掉吧!

博文在遭受一次次打击后,才思枯萎了不少。如今只能靠给三流的杂志写些煽情的虐心的小文章赚生活费。生活虽然艰苦,但也没有饿着。

博文打量着自己的处境,知道只能将对媛媛的爱埋得更深。邮件写好后点了发送,这是第一百二十封,意味着博文爱上媛媛一百二十天了。

一百二十天了,博文想。日子过的可真快。



第二天博文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又买了一盒炸土豆片,不过告诉老板少放点辣。猫肯定不喜欢吃辣吧,他想。他莫名地以为今天还会见到那只猫。

果然,走到灌树丛的时候猫等在那里了,身体隐藏在黑暗中,两只绿幽幽的眼睛打量着博文。

博文蹲下,口中轻唤着:“喵喵,昨天的土豆片太辣了,快来尝尝这个,热着呢。”说着将几片土豆片放在地上。

猫眼珠打着转,想过来吃,似乎又对博文警惕着。博文于是后退了几步。猫这才小心翼翼地,一阵风一样飘过来,一边继续盯着博文一边吃土豆片。看来猫很喜欢吃炸土豆片,很快就吞下肚了。博文又丢下几片,猫兴致勃勃地吃着,博文这时候想去摸一下猫。手刚伸到半空,猫“喵呜”一声蹿起来,又风一样地跑远了。

博文带着遗憾回去了。他对着这只猫的时候感到非常地轻松愉快,全然没有对着人的那种病态的羞涩腼腆。他对猫可以任意地说话,表诉自己的想法,对于人却从来不敢如此。

博文有些担心猫会受了惊吓明天不再来了。



可是博文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第三天晚上,博文还没看见猫的影子,温柔的“喵喵”声就已经传到耳朵里了。看来猫对博文相当信赖了,叫声中带了舒懒和等待了很久的不耐烦。

博文已经给猫准备好了一小盒土豆片,猫凑上来吃,绿幽幽的眼睛此刻带着柔和的光芒。

博文不敢贸然触摸猫了,只好轻轻地唤着它:“喵喵,你在等我啊?”

猫“喵”了一声,好像在回答。

博文说:“喵喵,不知道你有家没有?没有的话跟我走吧,跟我做个伴。”

猫此时没有回应,专心吃着土豆片。

可是博文回到房间的时候,却看见猫已经等在门口了。博文吃了一惊,急忙打开门。猫毫不客气地径直溜进屋里,四周打量了一圈,然后跳上博文的床,卧在被子上眯起了眼。

博文笑眯眯地说:“小家伙你还真不客气啊!”

博文忙完梳洗完躺在床上,抱起猫。博文这才看清,真是一只非常美丽的猫,通体都是黑的,只有脖子下方有一块像蝴蝶结的白。优雅地像穿着黑色套装打白领结的贵族女人。

博文抚摸着它,毛发特别顺滑,像是经过精心护理似的,有一种清香的气味。猫体态细长柔软,浑身散发着温柔的气息。

博文说:“喵喵,给你起一个名字吧。”

猫偎在博文怀里,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噜噜”声。

“那叫你妮妮怎么样?”

猫没有任何的反应。

“妮妮不好听啊?那土豆怎么样,你爱吃土豆呀。”博文说着笑了起来。

猫这时转一下头,睁开半只眯着的眼睛瞪了一眼博文,好像不屑的样子。

博文说:“要求挺高呀,就叫你土豆吧,小土豆,以后要好好相处啊。”



从此博文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变成了说:“土豆,快来吃土豆片了。”土豆这时便跳到博文怀里,撒娇似的“喵喵”叫着。

博文浏览媛媛的微博和写电邮时,土豆总是卧在书桌上默默地看着,不闹也不撒娇。博文有一次说:“土豆,你看我这么爱媛媛,你吃醋吗?”土豆这时叫了一声,音调低沉,尾音拖得极长,声音里满满都是委屈。

博文急忙抱起土豆,抚摸着它说:“别伤心啊,我也爱你。”



和土豆同居五天后,到了周末。周末是单身老处男博文看成人电影发泄情欲的时候。

这一天博文回到住处,喂了土豆,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他那台老式电脑里存储了很多成人电影。土豆这时也跳到书桌上,盯着电脑。

博文说点开了一个“猫女郎”的电影,女优带着两只猫耳朵,腿上穿着黄白条纹的紧身衣。

博文胯下很快硬了起来,忍不住用手去摩擦。女优的呻吟让博文内心燥热,索性脱下裤子,露出直挺挺的阴~茎。男优开始进入女优的身体了,博文心跳加快,阴~茎充血变得又热又硬。

女优高潮的时候博文恰好也高潮了,乳白的带着奶腥味的精液喷射到地上。

博文向后躺倒在床上,全身都是射精后的倦懒。这时土豆跳到床上,趴在博文胸口上。博文抚弄着土豆,柔情蜜意地说道:“土豆,你要是个女人多好啊。”




博文怎么也想不到,生活新的一页正以魔幻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翻开。

博文小时候背了很多佛经。据他妈妈说,博文还在襁褓里的时候,有一个和尚上门化斋,看了一眼博文,说道:“此子与佛有缘,我送他一本经书,让他以后勤于修炼,可保一生平安富贵。”

如今那本经书早已烂在他的身体里了。背出来就像是呼吸一样平白如常。

博文也一直信佛,相信奇迹有一天总会发生。博文认为这个世上太多事情科学解释不了了,冥冥之中一定还有另一种力量在操纵着一切。




第二天博文回到住处时,唤了几声土豆。却没有看到土豆的影子。博文打开灯,看到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女人体态修长,皮肤光洁细腻,乌黑的长发垂在胸前,有几缕散落在乳房上。乳房小巧玲珑,握不满一手,但是特别美丽,粉嫩的乳头樱桃一样翘着。小腹处平坦光滑,像水面一样晶莹剔透,毫无皱褶,让人忍不住想去摩挲。博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私处。博文在电影中看到过很多私处。博文想:那些私处都是粗瓷大碗,她的私处却是优雅的青花瓷琉璃盏。

博文立在门前,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女子说:“不认识我了吗?”

博文摇着头,眼睛忍不住往私处看。胯下早已经挺立起来了。

女子说:“我是土豆啊,你给我起得这个难听的名字。”

博文扶了扶眼镜,说道:“那你是一只猫了?”

变成女人的土豆点点头,招手让博文走近。土豆说:“我和你命里有缘,现在只是来了却缘分,不会伤害你。”

博文走近土豆,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土豆往里挪了挪,给博文让出来一块地儿。博文脱了衣服,只剩一条好好顶起的白色纯棉内裤,身上冷得瑟瑟发抖。

土豆的身体却特别的热,博文靠上去,顿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博文拘束着,不敢动。土豆牵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刚触到乳房,博文像触电一样一颤。感觉精液就要喷射出来了。

博文干脆什么都不管了,将土豆压在身下。吻住土豆的嘴巴,双手用力地摩挲着土豆的肌肤。土豆的舌头柔软温热,津液清香甜美。博文的手不断往下移,触到土豆的小腹,就像触摸一件温热的瓷器一样。土豆的私处覆盖着软软的绒毛。博文的手伸到那里,像伸到了一片春天的草地,已经湿润了的草地。博文的中指探进土豆的阴唇。那里紧密充满弹性。土豆马上呻吟起来,声音很像猫舒服时发出的“噜噜”声。

博文噙住土豆的乳头,轻轻咬着,乳头变得坚硬。博文的手指不断按压着土豆的阴唇,突然感到很多水流出来。土豆此刻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手紧紧抓住床单,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飞起来了。她知道她高潮了。

博文停了下来,土豆紧紧搂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猫的高潮来的特别快,你不要管我,继续吧。”

博文褪掉内裤,土豆扶住博文的阴~茎,送到自己的下身。博文腰身用力,挺进了土豆的体内。土豆叫了起来,痛苦又幸福的声音。博文从没有体验过这一种感觉,他在土豆的体内,那里紧实而温暖,他感到安全。仿佛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丢失的安全感此刻又找到了。他的腰部拱起又落下,土豆死死抓住他,指甲掐进了他的肉中。

土豆已经闭起眼睛,牙齿咬着嘴唇,咬出了血,面如死灰。但她用力附和着博文的动作。博文没有注意到土豆的异常,正在全力冲刺着。

博文腰肢起伏地更快了。突然他咬住土豆的肩膀,身体一个痉挛,精液射进了土豆的体内。博文还在体味着快感的余韵,低下头,却看见两行清泪从土豆的脸上滑下来。



博文将土豆搂紧怀里,亲吻着她的秀发,抚摸着她的肌肤。土豆已经痛苦不堪,疲倦地偎在博文怀里。

第二天博文睁开眼,土豆又成了一只猫,趴在被子的一角,无精打采地样子。

博文忍不住回味昨晚,他的处男之夜,他怀疑这一切是假的,以为不过是一场春梦。可清晰的场景,真切的感觉不断在他脑海徘徊。

博文打开电脑,才想起昨天没有给媛媛发邮件,于是急忙补发。手指敲打着键盘,语言异常地通顺。

博文竟然以一种更平和自然地态度向媛媛倾诉,诉说着他生活中的一些日常。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以前他总是处在黑暗中去瞻视,去赞美,此刻他好像站在光明中去平等交流。

博文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变化正在开始。


中午的时候博文注意到土豆还趴在被子上,病怏怏的样子。博文特意煮了一个鸡蛋,切碎了,又掺了热牛奶。土豆勉强吃了一些,还是懒洋洋的。

博文下午去学校的图书馆看书,心情一直美妙得像漂在云里。

博文书也看不下去,一直想象着昨晚那个女人。是土豆吗?他想。这么说我遇见了一个猫神,还是猫妖?

借书的时候博文竟然和女图书管理员搭讪起来了。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啊。博文说:“这本书,借的人多吗?”他指着那本卡夫卡《单身汉的不幸》。女管理员好像很诧异,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是非常熟悉的,几乎每天都来借书看书。可是从来都是低着头不做一声,像在害怕着什么似的。

“很少有人借”,女管理员回答道,又接着说了一句,“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

博文像是被这句话击中了,一下子又回到那种病态的腼腆中,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是啊,遇到了一些,很美妙的事。”

女管理员盯着他,不怀好意地笑着。博文低下头,急急忙忙地走了。



回到住处时,博文看到灯亮着。打开门,土豆已经变成人形了。桌上摆着两盘菜。一盘番茄炒蛋,一盘菜花炒肉。

土豆说:“以后宵夜不要吃炸土豆片了吧,太上火。”

土豆还是赤身裸体着,博文翻出一件自己很少穿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给她。

博文笑着打量着穿上衣服的土豆,说道:“土豆,你真是个美人啊。”



土豆食量很小,几口饭就放下了筷子。博文吃完,土豆去刷洗碗筷。博文看着土豆的背影,一股幸福的暖流流变全身。博文从后面抱住土豆,双手放在土豆小巧的乳房上。

土豆顿时感到一阵酥麻的感觉。急忙推开博文。土豆说:“昨天差点被你弄死,你太猛烈了,我承受不住。”

博文不依不饶地去吻土豆,土豆说:“不行,一周只做一次爱,要不我活不下去的。”



博文这才放下土豆,去打开电脑。

博文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却打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博文不知道该给媛媛写些什么了。

土豆坐过来,对博文说:“你很爱这个女生吗?”

博文望着土豆,不知道怎么回答。

土豆笑了笑,说:“我们只是暂时的缘分,我不会嫉妒你爱别的女人。”




博文终于没有按捺住,夜里爬到土豆的身体上,径直进去土豆的体内。博文脑子里都是成人电影里的场面,动作粗暴不堪。土豆痛苦地打着颤,却推不开着魔一样的博文。博文手指揉捏着土豆的皮肤,牙齿啮咬着土豆的脖子。阴~茎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土豆的私处。土豆苦苦哀求,博文却被刺激得更加猛烈。

土豆此刻像一摊泥巴摊在床上。博文内心的魔鬼不断被释放,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想要停下对土豆的蹂躏,可阴~茎还是不断地抽插着,牙齿还是不断地啮咬着。

博文脑子里一片混沌。这时他突然想起了烂熟在心里的佛经,在脑子里背诵起来。心里的魔鬼被渐渐克制下去,博文感到意识清醒过来。




博文抱着土豆哭了起来。博文想不出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看着土豆身上的淤青和肿胀的私处,博文悔恨莫及。

土豆说:“你不要自责,你上辈子是天阉,所以现世对女人才如此狂暴。”

土豆接着说:“而我有一次被猎狗追逐,你将我救下。所以你对我做的事都是我对你的报恩罢了。”

土豆替博文擦去泪水,亲吻着他的额头。忘掉了自己的痛楚去安慰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