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千岁

生活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打篮球

文/蓝千岁

      

        学校基建处的老师们平时埋头在一间缺少阳光的屋子里,他们审视着图纸,修订着合同,或者斗斗地主——大家都知道,基建处常跟校外企业打交道,他们压力大,需要一定的娱乐。

        那天他们正在娱乐,李老师输了不少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拍了拍大肚皮,脸上不自然地笑着,手指贴在窗台上,带着节奏敲击着黑色瓷砖。

       他又输了一把——他的牌倒是不错,可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他摔下牌,手指夹住窗帘,猛然拉开。

       一阵暮春的明媚阳光刺了进来,让人顿时眼前一闪,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李老师欢快的“哦”了一声,说道:“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天气了,真想出去晒晒太阳。”他说着站起身来望着窗外,舒展了一下身体,作出对打牌已经不感兴趣的样子。

         另外两位老师——王老师和钱老师,趁机将赢的钱装进口袋,附和着李老师说:“是啊是啊,倒是想出去运动运动。”   

         王老师刚三十冒头,来基建处不久,但是皮肤已经被这小黑屋捂出不健康的惨白色。王老师一米八五,前几年读研时还经常打篮球,于是便提议说:“不如去打打篮球吧。”  

       一直在一旁整理文件的李同学听到了这句话,心里顿时一动。

        李同学如今大四,快要找工作了。他以前被学校勤工助学部门分到基建处做一些整理清扫的工作。后来他虽然不在勤工助学部门了,但是因为和三位老师颇为熟悉,所以还是经常来基建处的小黑屋帮老师们烧水扫地。

        李同学是个机智的小伙,急忙说道:“老师天天忙着工作,太缺乏运动了。不如我约几个同学,和你们一块打篮球吧。”  

      三位老师瞅了李同学一眼, 各自点了点头。王老师冲着李同学一笑,带着不一般的意味说道:“小李啊,以后有前途……”

       

        小李的宿舍有四个人。其中阿伟和他关系最铁。阿伟正和其他两位室友lol的时候,突然接到小李的电话。        

         阿伟不耐烦的滑动屏幕接听。另一只手还是不断地操纵着鼠标。

        “上路上路,小心有眼……哎呀卧槽……”阿伟叫唤道。

        “别玩了,有重要的事给你说!”小李语调严肃。

        听完小李的电话,阿伟推开键盘。不自觉攥紧拳头,脸上的肌肉因为激动而轻微颤动。

        他克制着自己,用一种平静的语调说道:“喂,老包和肖岗,你们俩下午谁有空,打球去吧?”   

        肖岗是个暴脾气,刚死了一个英雄,正骂娘呢,便接口说道:“打个蛋,不打!”

        老包倒是可有可无的说道:“好啊,也没事。”

       阿伟克制不住了,叫喊起来:“老包,说定了!下午陪基建处老师打球!”

        老包“啊”得叫出声来。

        肖岗猛拍了一下桌子,骂骂咧咧道:“打你娘打,激动个毛!”

        又打了一把lol,肖岗打了个五杀,心情好了不少。

        他点了一根烟,深抽一口,吐出一团烟雾。说道:“基建处的老师脑子犯病了吧,没事打什么球?”        
        阿伟应付道:“谁知道呢!”

        肖岗又猛抽一口烟,浓郁的焦油和尼古丁使他有些眩晕。他压低了嗓音说道:“他们不是三个老师吗,怎么就叫了你们两个?”

        “还有小李。”阿伟毫不迟疑地答道。

       肖岗的脸隐藏在烟雾后面,冷笑了两声。

        “你说你们,马上毕业了,不去找工作,倒乐意屁颠屁颠地陪几个傻逼老师打球。还没出校门呢,就这么人情世故,以后得成什么样呀!”

        肖岗年纪大一些,个头也大,又是东北人脾气暴。所以他说些什么,其他人都装作听不见。

       他看着阿伟和老包得意的样,不觉心里又升起一团怒气。

        “看看你们那谄媚逢迎的样子,对得起大学生这三个字吗!还他妈说大学生是祖国的栋梁,我看祖国到了你们手里,不更加乌烟瘴气才怪!”

        肖岗又“草”了一声,才息了声。

       早早吃了午饭,阿伟和老包换了球衣,正准备去操场热热身。

       肖岗一本正经地抽着烟,不时瞥他们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蔑视。

       阿伟正要出门,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小李的电话。

        原来基建处的处长,今天偶尔到基建处视察一下,听说了打篮球的事,他的那常年不运动的酥脆的骨头此时也犯了痒痒,决定“这么好太阳,应该活动活动!”

        阿伟对着电话说:“就是说处长也去,我们还少一个人咯?”

       肖岗按熄了烟,走到阳台上,伸了伸膀子扭了扭腰。他眯了眯眼睛,好像在享受这暮春的美好阳光。

       阿伟对着他笔挺的背影说道:“喂,处长也去……”      
      “是吗,处长也要去打球吗?我倒是记得那位处长,人很好,很和蔼,没一点架子,知识也渊博。他也要去打球吗,我倒是想见见他呢,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好吧,我也去吧。我倒是挺想念他的。”               

        三个人在篮球场打了好一会球,小李和四位老师才姗姗来迟。

       李老师腆着大肚子,稍一跑动,球裤便往下滑;王老师又瘦又高,皮肤惨白,像个剥了皮的高粱杆;钱老师的皮褶褶巴巴,一动起来好像会哗哗作响;至于处长先生,他的脸上一直挂着那种尽在掌握般的笑容,不过他的金丝眼镜不太听话,一动就往下滑。

         一阵寒暄之后,老师们抱着球跑跑跳跳地热起身来。 大肚子李老师突然上了一个篮。只见他抱球跑到篮下,双腿一弯,然后大肚子往前一挺,双脚就灵活的离开了地面。他伸出手臂拨球,可惜了,准确度差了一点。那球砸到了框上,力度倒是不小,径直弹射了出去,落到了处长脸上。

        处长的金丝眼镜应声落地。

        眼疾手快的小李急忙跑了过去,要帮处长捡起眼镜。可他刚弯下腰,却被人一把拉开了。他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终于坐在地上。

        他看到李老师先往镜片上哈了气,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球衣擦拭干净,接着亲手给处长戴上。

        他的肥脸上先是挂着抱歉的表情,后来堆满了讨好的谄笑。

        “操你,真不要脸!”小李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矫捷地爬了起来。

        篮球赛就要开始了,四位同学抱成一团,小李悄声说:“只有一点,只许输不许赢!”

        “好!”另外三位齐声叫道。

        比赛一开始,李老师就抢到了球。但他不敢横冲直撞地往里打了——万一球再次落在处长脸上呢?

        他运了几下球,就大叫一声“处长”,等处长转过身,他才拿捏着劲把球传过去。

        近在处长身边的肖岗一边叫道“好球”,一边自责地“唉”了一声,好像责怪自己不够眼疾手快,没有把这球断了。

        处长接住了球,抱在怀中,快速往前跑了两步。他发觉到这样运球好像不对,就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在地上拍了两下,然后突然跳起——处长要投球了。

        这飞起的球在众人眼中,像被放慢了似的,轻轻擦了篮板,然后一个优雅的转身,落入框中。

        同时众人激动得欢呼起来,好像这一球已经分出胜负了。

        等他们回过神,才发现处长坐在地上,双手抱住右脚,脸上肌肉抽搐着——他崴脚了!

        李老师将处长背出球场,钱老师早已开来了车,王老师在语言上对处长进行着安慰。

        他们来不及换下球服,就把处长送去了医院。

       

        四位同学呆呆愣在球场上,不知如何是好。过了许久,肖岗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妈的,回去好好准备简历去吧。”

       于是他们依次起了身,回宿舍。他们动作缓慢,无精打采。只留给这美妙的暮春时节,一个落寞的背影。

       

评论(3)

热度(7)

  1. 蓝千岁蓝千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向上文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