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千岁

生活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李路的爱情

文/蓝千岁

爱一个人常常是和自己的战斗。如果爱不起,那就要放下;如果放不下,那就要爱得起。

~~~~~~~~~~~~~~~~~~~~~~~~~~~~~~~~~~~~~~~~~~~~~~

音乐开始了,混沌的脑子开始被选旋律带到一个漂浮着的地方。

 

李路坐在拥挤的火车上,戴上耳机,闭上眼,什么都不想,思绪如碎片。

 

火车到了一站,人们扛着大包小包,吵吵闹闹地往外走;不一会儿,同样的吵吵闹闹扛着大包小包的人又涌了进来。他们行色匆匆的表情是一样的,疲倦,带着些不耐烦。他们粗暴地把行李塞进行李架上,震落的灰尘一丝一毫地飘进了李路的头发、耳朵和衣服褶皱里。

 

李路趁着车厢还没有塞满,站起来舒了一个身,后背的筋骨发出“铮铮”的响声。他掀开帘子,发现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突然有了一种忧伤的情绪。就像小时候,突然发现现在是黄昏了,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得空气都在滴水,会有一种莫名的想哭的冲动。李路现在就想哭。他望着窗外,那里点点的灯火被飞驰的火车划成了一条条线。一条条的光线,仿佛是他心底脆弱的那根弦,转瞬间就被淹没在黑暗中了。

 

李路想起了王小水。他想起了和王小水不多的几次见面的情景,想着自己同她说过的话,心中温暖踏实了很多。

 

李路常常想起王小水,有时候在街上看见一个女孩,他会忽然想到:她的裙子,王小水也有一件同样的。或者是看见同样的发型,同样走路的姿势,他下意识地会想到王小水。

 

李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爱上王小水了。他请教别人爱一个人是个什么感觉,可是谁也不能给他个答案。他这样怀疑着的时候,对王小水的思念却更加深切了。用不着看到共同点,他做着什么事的时候,比如说吃饭、洗衣服,王小水就突然蹦到脑海中了。他这时候才坦诚地认识到,自己真真切切地爱上王小水了。

 

一开始李路感到浓浓的甜蜜,经常不自觉地笑出来。可是烦恼也随之而来。李路不知道该怎么向王小水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且也在担心王小水对自己会是什么态度。

 

李路对自己和王小水的友谊自信满满,可是要谈爱情,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渐渐的,李路变得有些喜怒无常,和王小水聊天的时候,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轻松随意了。这个时候他朦胧地意识到:爱情不是随随便便来的,它包含着巨大的能量;它要么创造些什么,要么摧毁些什么。

 

李路心底藏着这巨大的能量,无处释放,只好一遍遍刷着王小水的微博。三百二十条微博,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看完后再看评论。看完评论再看她赞过的微博。李路看到王小水更新微博了,先是激动起来,然后匆匆看过去一边,理解了大概意思;然后再细细读一遍,每个字,连同标点符号,都认真地思考起来。然后李路字斟句酌地想着怎么评论,常常是:打了一段字了,又一下子删完。就这样纠结好几次,才怀着一种“豁出去”的情怀点了发送。

 

而李路的异常大概被王小水察觉到了,有一次聊天中她有意无意地说道:“大学里不会再恋爱了……”

 

被爱情焦灼着的李路并没有从这委婉的暗示中得到提醒,他的异常继续让王小水感到不安。而这不安使王小水开始有意无意地冷落李路。这几乎让李路要痛苦得陷入癫狂了。

 

多少个夜晚,李路逼迫着自己平躺在床上,闭上眼,可是王小水的样子在眼前缭绕不散。这让他心里充满了一种激烈震荡的情绪,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睡不好觉,吃饭也没有食欲,往往吃到一半,就感觉胃里开始往外涨了,几乎要把吃进去的再吐出来。吃得不好,李路马上就消瘦下去,一张脸上棱棱角角更加分明了。颧骨像横断的山崖一样突兀的翘着,脸颊往下塌下去,一副大病初愈的憔悴模样。

 

李路心中难过,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和王小水继续下去。他已经不可能回到朋友的位置上了,而又缺乏勇气大胆地去追求。所以渐渐和王小水的联系少了下去。他逼迫自己这样的,因为他那波动不安的情绪总让他胡思乱想,让他毫无根据地去推测王小水对他的感情。

 

他只能通过微博,从王小水发出的字里行间,像猎狗一样搜寻关于她的蛛丝马迹。同时他也更加苦闷了,因为她的难过,他不能安慰;她的开心,他也不能分享。他有时恨恨地对自己说:为什么要爱上她呢?

 

李路感觉到自己就快疯掉了,他已经不能正常地上课生活了,他心中无时无刻不被一种忧愁的情绪填满。幸好,王小水那时候打来了电话。王小水故作平淡地说:“你最近很忙吗?很久没打过电话了。”

 

仅仅是一个平平淡淡的电话,让李路心中舒畅了许多。好像连日的雾霾,被一阵风一下子吹散了许多。李路想:其实事情一开始就没那么糟糕的,是自己想得太复杂了,就像现在这样,偶尔聊聊天吧,不也是挺好的吗?

 

但是李路还没有清醒过来,他不知道,如果思念再一次潮水一样席卷而来,他是毫无招架能力的!

 

李路呆坐在火车上,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是凌晨四点十五分,再有一个小时,就要到常州站了。

 

他现在心里倒平静下来不少,他知道见了王小水要平静地面对、平静的讲话、平静的微笑。要装作那些思念,那些痛苦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他自己也有些模糊了,那些让他弱小的身体几乎崩溃的感情,真的发生过吗?

 

他揉了揉眼睛,摘下耳机,发了一条微博,很简单地四个字: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实际上李路和王小水也没见过几次面。他们是高中校友,毕业了才通过共同的朋友认识。认识不久,他们就聊得火热,很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那个时候王小水刚开始谈了恋爱,李路很真诚地祝福他们,心里并没有什么嫉妒痛苦的感觉。可是前几个月王小水突然和男友分手了。李路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愕然,但是里面还有藏得很深的一丝惊喜。

 

李路如今想: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折磨,大概都是从听到王小水分手的消息开始的。

 

李路和王小水总共见了三次的面,都是凑寒暑假的时候,他去找她。他们见面很简单,有时候是去压马路,有时候找家安静的咖啡馆坐下,但是每一次都能聊得很开心。他们彼此真诚相待,每每能吐露心里的真情。

 

火车慢下来了,乘务员哑着嗓子,从这头喊到那头,喊的是:“常州站到了!”

 

李路听着那几个字在头顶盘旋,绕着拥挤的人群,来来回回,打击着他的耳膜。他木然的背上了背包,将外套的拉锁拉到最上面,衣领掩住了半个下巴,他好像预感到下了车,外面会很冷似的。

 

进入了十二月份,到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个月。图书馆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家都开始复习考试了。只有李路,他知道要给自己找个出口,要么是好的出口,要么是坏的出口,但是必须得有个出口,要不他会溺死在这无穷无尽的思念的海洋中。

 

他从王小水的微博上知道她肠胃炎犯了,于是他卷了书回宿舍,买了一张火车票,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火车站了。李路好像突然找到了另一种意义,他说不清楚,但是他迅雷不及掩耳般的抛下了即将到来的考试,忘却了让他不胜烦恼的生活状态,他像是即将奔赴什么。这个过程中他默默不语,心中压抑着一种呼之欲出的冲动。坐在火车上,去跨越,去追逐。既然不能跨过时间,就在空间中肆虐。

 

李路现在平静下来了。下了火车,空旷的站台上零零散散不多的旅人在慢慢蠕动,无穷无尽的风从铁道上吹来,在巨大的残白色柱子间旋转呼啸,它在象征着什么,警示着什么,可是无人读懂。

 

李路出了车站,在寒冷中等候到六点,等来了这座城市的第一辆公交车。这个时候天色熹微,看到的一切都是暗淡的白色,很无力、很无助的样子。

 

到了王小水的学校,李路从校门外往里看,那里面一片寂静,吹过一阵风去,却没有一只叶子打一个旋儿,也没有一片池水泛起一丝微澜。

 

李路出示了自己的学生证、身份证,登记了访客记录薄才进去校园。当他填写王小水的名字时,顿时感到一阵亲切。这种亲切让他仿佛找到一种着落。

 

现在是六点半左走,他顺着校门往里走,先是体育馆和篮球场,然后是图书馆和教学区,再往前是宿舍楼和学院楼。在图书馆和宿舍楼之间有一座食堂。李路打了一只油饼,一只麻团,一只鸡蛋和一碗小米粥。打饭的食堂阿姨很关心地问他为什么起这么早。李路很开心,他觉得这个学校的人真的热情善良。

 

吃过饭之后还不到七点,李路没地方去了,今天是周六,他想王小水大概是要睡一会儿懒觉的,他不愿这么早吵醒她。他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闲逛。图书馆还没有开馆,于是他到了教学楼,拣了一间没有关门的教室,坐在那里。王小水应该也坐在这上过课吧,他想。他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可是睡不踏实,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

 

李路无意间看到教学楼大厅里贴着的优秀学生名单,他仔细地看去,想看到关于王小水的信息。他知道王小水一直非常的优秀。

 

李路一栋栋楼的找去,找到王小水的名字时,确实惊了一下。王小水严肃的头像下面,长长一排是她在大学中得到的荣誉。李路仔细地看了一遍,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看完王小水,又看她旁边的人。在王小水的左侧,还有很多人的名字,而在她的右侧,只有一个俊朗的男生。男生的名字叫徐长安,下面罗列的荣誉和王小水相当。

 

李路从教学楼里出来,心里竟有一点点的失落。王小水是个优秀的学生,而他却不是,他想。

到了九点钟,校园里人多了起来。今天太阳非常的明朗,是个好天气。他给王小水打了电话,知道她在校医院里打吊水,于是直接去了校医院。

 

王小水正躺在病床上,一只手裸露在被子外,上面扎了针头。

 

王小水见了李路,蜡黄的脸上马上漾出了笑容。李路走到近处,她竟淌下泪来。她说:“你怎么突然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

 

李路坐到病床前,急忙道:“你哭什么,不高兴我来吗?”

 

王小水破涕为笑了,擦去了眼泪,小声地说:“看见你太好了……”

 

李路现在面对着王小水,感觉原本那些几乎使他崩溃的思念的情感,都变得无足轻重。他现在对着王小水,觉得太阳是那么的温暖,人生是那么的美好。

 

李路把他来常州的原原本本向王小水叙述了一边,只是隐去了他的激烈的感情。

 

王小水听了,有些调皮地说道:“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啊?”

 

李路多么地想把他的一腔感情倾述出来啊,可是他克制着,他明明看得到王小水眼角有些期盼的眼神,可是话到了舌尖,又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

 

谁知道他在顾虑什么?

 

他只故作风趣地说道:“有人关心你,还不好吗?”

 

王小水淡然地笑了笑。脸上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落寞。或许,她自己也未曾察觉吧。

 

李路说:“我们第一次见面,闲逛,从市中心逛到了南三环;第二次见面,要了一壶茶,坐了一下午,最后谁也不好意思叫服务生再给续水了……”

 

李路说着,笑着;王小水听着,笑着。冬日的暖阳透过病房的玻璃,打在他们脸上,于是在彼此眼中,对方就有了圣洁的光辉。

 

李路和王小水在阳光的照耀中,聊了好多好多,他们聊了以前,聊了现在,聊了将来;聊了“你”,聊了“我”,还聊了“我们”。每一个话题,好像突然就出现了,聊着聊着,又突然的消失了。他们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也不就一个问题纠结好久,他们就这样彼此毫无遮拦地倾吐着自己的心意,让自己的心思,在阳光中飘荡。

 

李路说:“爱上一个人呢,爱上一个人该怎么办?”

 

王小水把脸转过去,面对着窗子,外面一株柿树,如今光秃着枝桠,在北风中瑟瑟抖动。

 

李路一双眼坚毅地盯着王小水,他在等她的回答,如果等到了她小小的一个肯定,他就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王小水的沉默仿佛漫长地让人无法忍受,李路觉得时间好像被胶结了一样,粘稠的让人无法感受到它的流动。最终,李路没有等到王小水的答复。

 

敲门声响起了,“砰、砰、砰”很有节制,很有礼貌的三声,是用弯起的中指,控制着适度的力量,撞击在门上发出的清脆声音。

 

李路看到一个略微熟悉的面孔走进来,俊朗的相貌,开朗的微笑着的面孔。手里提着绿色的饭盒。

 

王小水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神色变化,淡淡地说:“长安,你来了。”

 

男生依旧面带着微笑,不急不缓地说:“嗯,给你带了午饭。这位是你的朋友吧?”

 

李路想起来了,这位就是排在王小水右边的叫徐长安的男生。他站起身来,朝徐长安强作自信地笑了一下。

 

徐长安打开了饭盒,送到王小水面前。王小水接过去,并没有道谢。

 

李路忽然有些慌乱,如果王小水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声“谢谢”,他或许心里会安稳下去。可是王小水并没有表示什么,好像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一样。

 

徐长安朝李路说道:“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午饭吧。”

 

李路看到王小水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便同意跟着徐长安去吃午饭了。他心底隐藏的想法是:他要看看这位优秀的男生究竟有多优秀。

 

徐长安和李路到食堂里要了饭菜坐下,徐长安还是保持着他那自信而又不炫目的笑容。彼此寒暄了几句,徐长安用一种平稳的自然的语调说道:“谢谢你能跑这么远来看小水。”

 

徐长安用一种仿佛主人般的气势压抑着李路,使他心中憋屈,可又无从反驳,只好强作欢笑。

 

这个时候走过来两个笑闹着的男生,看到徐长安,老远就招呼着过来。走到近前,其中一个拍了一下徐长安的肩膀,眼睛带着戏谑的意味眨了一下,说道:“听说你女友住了院,怎么没有去陪着呢?”

 

李路听了这句话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像被人猛烈击打了一下,拳头一下子攥紧了,嘴里虽然还咀嚼着饭菜,可是已经品尝不出任何味道。只有苦味,一丝丝的苦味,一缕缕的苦味,从他的口腔一直进入他的心肺。他忽然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于是他借故去了卫生间。

 

李路离开座位的时候徐长安还和那两位男生笑着闹着,可是李路已经完全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了。他好像给他这些日子以来使他痛苦万分的思念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出口。

 

他走到了卫生间,朝着镜子看自己的脸庞,那是一只消瘦的暗淡的脸庞,他忽地恨起自己的面容来。王小水的照片,和徐长安的照片贴在一起,才正合适;王小水的照片旁,绝不能贴上他这张丑陋的嘴脸,会被别人耻笑的。

 

李路这样想着,自己先吃吃地笑了起来。他感到胃里发起了阵痛,突然一阵抽搐,他趴在洗手池中哇哇地吐了起来。

 

从食堂出来,李路感到身上轻飘飘的。他突然想到,还有两个星期就开始考试周了,而自己还没开始复习呢。他又有些后悔为什么这个学期没有好好听课。

 

到了医院,进去王小水的病房,徐长安说:“你们接着聊天吧,等过一会小水出院的时候我再过来。”

 

徐长安出去以后,李路坐在王小水的床前。王小水说:“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没吃好吗?”

李路轻轻摇了摇头,说:“吃得很好。”

 

王小水接着问道:“那你是困了吧,昨天坐了一夜的火车,肯定没有休息好,要不你睡一会吧。”

 

李路还是摇了摇头。王小水不再问了,她好像看透李路的心事似的,安静了下来,默默地不说话。

 

李路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想起他的考试来,担心着那几门较难的课程会不会挂科。李路便跟王小水聊起考试的事。

 

这个话题实在是无聊透顶了,而且李路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王小水稍微有些不耐烦了,低着嗓音说:“你那么担心考试的话,不如早点回去吧。”

 

李路听到王小水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自己低下头笑了,平淡地说道:“那也好,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李路说完这句话,便把自己的东西往背包里收拾。

 

王小水看到李路的样子,眼泪簌簌得掉下来。她急忙躺下身子,背对着李路,她担心他看到她的眼泪。

 

李路静静地收拾好,此刻他的心境平静得让人惊讶。好像他来时背负着重重的包袱,走时已经将包袱全都卸下了。

 

李路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看了一眼王小水,他此刻精神恍惚,当然看不出王小水那激烈颤抖着,又被她极力克制着的哭泣的身体。

 

李路出了校园,一刻没有迟疑,马上打了车去火车站,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脸色蜡黄,身体因为激动而轻微颤抖着。到了火车站,看见了高耸着的常州两个字,他的泪水终于决堤了。就是这一座他时时牵挂着的城市啊,现在他要和它说再见了!

 

王小水自李路走后,不一会儿就止住了眼泪。她是一个优秀的女生,更是一个坚强的女生。她虽然不能清楚地看破李路的心思,却也能猜出个大概。她心底想到:他回去也好,等他好好地考完试,再和他联系吧。

 

王小水坐起身来,去擦拭脸上的泪痕,这个时候恰巧徐长安进来了。他看到王小水的样子,焦急地问道:“小水,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王小水擦干了泪水,回答道:“不是。”

 

徐长安愣了一会儿,接着说:“我送你回宿舍吧。”

 

王小水并没有动弹,她直勾勾地对着徐长安说道:“长安,谢谢你。如果你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照顾我,我很感激。如果你还有其他的想法,我应该提前告诉你,我们是没有可能的。”

 

徐长安听了这些话,脸上长久以来自信的笑容终于淡薄下去,他的俊朗的面庞微微抽搐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尴尬地笑起来,无力地说:“你在说些什么呀,莫名其妙,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王小水还是那种淡淡的语调说道:“不用,你先走吧,我要过一会儿自己回去。”

 

李路此刻坐上了火车,火车飞驰的轨道,好像一根拉得铮铮紧的弦,将他的心思绷得紧紧的。火车上的人不像来时那么多,他得以舒服一点儿。来时是夜晚,去时也是夜晚,他现在是那么得渴望见到黎明。

 

太阳一升起,一切都会是新的模样。

 

他现在心中并不沮丧,也并不十足的悲痛,他只是有一点点压抑而已。他现在总得来说是非常平静的。他开始客观地思考自己和王小水,才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糟糕,他以前是陷入那份狂烈的感情中去了,才会被蒙蔽了双眼看不清楚。

 

李路倒是有些后悔自己走得匆忙了,他给王小水发了条信息:“对不起,走得匆忙了。等你放了假,我们再聚一聚。有好多话,想给你说,还没有说出口呢。”

 

他发完信息后的心情很放松,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的紧张或坎坷。

 

过了一会儿,王小水回了信息:“好的,回去好好复习吧。谢谢你来看我!”

 

李路并没有从这条信息中嗅出什么不一样的味道,他也懒得去谨小慎微地去猜测揣摩。他现在厌倦了那种使他自己疲惫万分的状态。爱一个人,不应该使他如此的辛苦,他心里想到,

如果爱不起,那就趁早地放下;如果放不下,那就要爱得起。

 

火车到站,又是一个黎明。他在火红的朝霞中回了学校。他现在有了平静的心态去正常地进行他自己的生活。如果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话,何谈去爱一个人呢?

 

李路打了一个哈欠,掏出去常州的火车票,用他一贯很隽秀的字体在背面写到:

 

爱上你,是我和自己的战斗。

 

评论

热度(6)

  1. 蓝千岁蓝千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向上文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