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千岁

生活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黑暗地宫之旅

没想到学校还有这么隐蔽的一个地方。

李先生和王小姐傍晚一块吃饭,王小姐用纤纤玉足蹭了蹭李先生的大腿。李先生浑身燥热起来,眼睛里喷着火,望着王小姐像望着一块燃烧的木炭。

李先生和王小姐匆匆吃过饭就来了学校最南面的小山上。李先生一把把王小姐揽入怀里,嘴巴贴上去,把王小姐的樱桃小口噙在嘴里。两只手在王小姐薄薄的衬衣下面游走,最终握住了王小姐两只年轻的骄傲的乳房。

王小姐身体瘫软了,像一块泥巴似的往地上坠。李先生顺势躺下,要解衣服。这个时候王小姐说:“地上硌的慌。”

李先生生怕王小姐的热火熄下去,说道:“我们去下面,下面有草,硌不着。”

李先生和王小姐怎么也想不到,这将是多么黑暗的一次旅程。 

 下到山的南面,是一片杨树林,王小姐一眼就看到了树林里不远处有一间木屋。王小姐说:“我们去屋里做。”

王小姐的声音软绵绵,娇滴滴,充满了魅惑。李先生一把抱起王小姐,往木屋跑去。

李先生踢开门,把王小姐放在床上,床上铺着整洁的被褥。李先生脱掉王小姐的衣服,王小姐的乳房像白兔一样跳出来,李先生扑上去,噙住乳头。王小姐呻吟起来。李先生的手往下探,王小姐的肌肤紧绷着,弹性十足。李先生手探到了王小姐的阴道。王小姐一个痉挛,身体扭曲起来。

一番云雨之后,李先生和王小姐懒洋洋地躺在床上。

这个时候李先生说:“没想到学校还有这么隐蔽的一个地方。”

王小姐没有说话,温顺地看着李先生。王小姐的腹上还有李先生的精液,王小姐用手指抹了抹,涂在李先生的嘴唇上。

李先生和张小姐又吻了起来,温热的舌头在两人的嘴里搅来搅去。李先生的生殖器这时候再次雄伟起来。

外面已经黑严实了。林子里起了微风。落叶苏苏地响。

李先生这时躺在床上,感到心满意足,四肢像沉在云雾之中,舒适疲懒。王小姐枕在李先生胳膊上,娇弱地说道:“这是哪里呀?”

李先生没有睁开眼,呓语般地回答:“不知道。”

王小姐又问:“我们回去吧。”

李先生还是那种神态,说:“不要急,在这睡一夜也挺好。”

睡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清晨的日光透过木板的罅缝照射进来,在两个人的身体上划了白亮亮的一道线。

李先生起床去开门,门却打不开了。

李先生说:“王小姐,你快来看这门,是被人从外面锁上了吗?”

王小姐凑上去试了试,她的细廋的胳膊跟不不能使木门有一点反应。

王小姐担心起来,带着哭腔说:“怎么办啊?”

李先生没有回答,用身体去撞门了。

李先生连撞了七八次,门连吱呀一声都没有。

王小姐哇得一声哭出来了。李先生说:“你别担心,我再想想办法。”

可是李先生没什么办法了,手机上一格的信号都没有,木屋又坚固得很,任李先生如何敲打,就是毫不动摇。

李先生安慰王小姐道:“总会有人来的。”

王小姐坐在床上,啜泣着。李先生走过去,搂住王小姐。王小姐倒在李先生怀里,哭声小下去了。

就这样过了一会,李先生的手又不安分起来,在王小姐身体上下抚弄。王小姐一开始附和着李先生,但是当李先生要去解王小姐的衣服时,王小姐一把推开了李先生,又哭哭啼啼起来了。


地上那几条细小的白光往里移动着,到了屋角处了。大概是中午了。李先生心里想到,但是不敢说出来,怕王小姐着急。

李先生坐不住了,朝着外面喊了几嗓子救命,回应他的只是树叶的苏苏声。李先生在屋子里踱起步来。

屋里很小,进了门左边摆了一张床,就什么都没有了。

床是木头床,被单是白色的,很整洁。被子是淡青色,上面绣着一朵金黄的菊花。屋子一尘不染,没有蜘蛛网,没有潮味。

王小姐躺在床上,竟然眯瞪了一会。醒来时看见李先生蹲下,把耳朵贴在地板上,一只手轻轻地扣击地板。

王小姐说:“你在干什么?”

李先生有些激动地回答道:“这下面好像是空的。”

王小姐走过来,也蹲下去听。果然敲击的声音清脆空灵。

王小姐说:“下面会是什么?”

李先生嘭嘭地跺起来。一条木板啪地折断了。

是大约一平方的一个洞口。李先生激动又有些兴奋,说:“我先下去看看。”

李先生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跳了下去。李先生兴奋地对王小姐说:“下面是一条走廊,你快下来,我们去看看通向哪里?”

王小姐也跳了下来。

是一条约2米高,容许一个人通行的地道。两边都抹上了混凝土,很粗糙,但是很平整。李先生在前面,王小姐在后面。李先生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牵着王小姐。

手机的灯光只能射透一米的黑暗。灯光之外,是密实的滞重的黑,黒得让人以为那里一无所有。

地道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回音很重,层层交叠着。

走了一会,李先生和王小姐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李先生这时说:“王小姐,还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王小姐回答道:“我是超市的收银员,你呢?”

李先生疑问道:“这么说你不是在微信上所说的学生了?”

王小姐点点头,可是李先生看不到。

李先生又说:“其实我也不是学生,我给食堂送大米的。”

王小姐没有说话。李先生接着说:“王小姐你不要消沉,你想想这么隐秘的地道,或许我们能发现宝藏呢!”

王小姐无精打采地说:“能出去,见到太阳我就满足了。”

李先生安慰道:“我们肯定能出去的,想想吧,要是我们真能找到宝藏,你要用来干什么?”

王小姐思考了一会,有些调皮地说道:“我要有了宝藏,就不上班了,什么都不做,天天和你做。”

李先生的欲望一下子被勾起来了。他停下脚步,把手机放在地上,把王小姐搂在怀里,疯狂地吻着王小姐。

手机把地洞的顶部照得透亮。他们俩在地上扭动着,李先生的舌头吻边了王小姐的全身,最后停在了她的阴道处。李先生刚把舌头伸到那里的时候王小姐像通电了一样,身体颤抖着,口中哼哼不停。但王小姐还是努力地说道:“别啊,那里脏…”

李先生没有理会王小姐,他的舌头舔在王小姐的阴唇上。他在那里找到一种温暖。他久久地留在那里,感受着这种温暖。就像一只老猫躺在太阳底下,李先生现在就是一只老猫。

“你知道什么最温暖嘛?”李先生说,“是寒冷之中的温暖。”

“你知道什么最明亮嘛?”李先生又说,“是黑暗之中的光明。”

“就像我们现在的手机!”王小姐搂着李先生的胳膊,说道。

接着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李先生说:“手机马上没有电了。”

王小姐紧了紧她怀里的李先生的胳膊,没有说话。

幸好,在手机自动关机前他们终于看到了一线光亮。

是一缕橘黄色的光芒。隐隐约约,梦幻一般。

李先生和王小姐兴奋地欢呼起来。李先生和王小姐关了手机,朝着那缕光走去,疲软的脚底又充满了力量。

可是从看到光明到走到光明还有一段长长的距离。

李先生鼓励道:“那里一定是通着地面呢,王小姐,要加油啊!”

地道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间顶上挂着一只微弱的白炽灯。房间四壁悬挂着铁笼子,铁笼子里全是巨型犬。

李先生和王小姐刚一跨进房间,这些巨型犬便狂吠起来。像是密集地响雷一般,使他们的耳膜震颤不已。仿佛光是这些吠声就能把李先生和王小姐撕碎。

王小姐一下子就吓傻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停了半分钟才哇地一声哭出来,抱住了李先生的脖子。

李先生把王小姐抱在怀里,手轻拍着她的背。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可是这些话都被狂吠声淹没了。

狂吠声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李先生和王小姐停在房间之中,这雷霆般的怒吼声像一条条绳索,将李先生和王小姐紧紧锁在中间。李先生和王小姐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相拥着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李先生和王小姐的耳朵仍旧嗡嗡响着。

这个时候想起一阵滞重地脚步声,李先生和王小姐感到狗都屏住了呼吸。

王小姐兴奋地差点叫出来,李先生急忙捂住她的嘴。李先生悄声说:“先看看情况。”

于是他们急忙退到黑暗中。

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接着是粗犷的喘气声。是一个外貌像野人的老人。卷发像蓬草,胡须炸开着,衣服早就烂成了布条。

老人手里拿着一把亮闪闪的刀。径直走到一只铁笼子前,抓住一只狗托了出来。那只巨型犬缩成一团,任他宰割。老人手中的刀直刺进狗的脖子。李先生和王小姐能听见刀子割破皮毛的声音,接着是温热的血液喷射出来的声音。

老人扔掉手中的刀子,双手掬在一起,去接那温热的带着腥味的血,接着咕嘟咕嘟地灌进嘴里,像喝着琼浆玉液。

老人连着喝了五捧血,才心满意足地打个隔,抿了抿嘴,用一种苍老得像是锈蚀了一千年的嗓音说道:“你们以为藏在黑暗中,我就看不见你们吗?我的眼睛能够看到黑暗中的一切事物。”

李先生和王小姐颤抖着,紧握着彼此的手。

老人接着说:“你们跟我来!”

李先生和王小姐像失了魂一样,腿脚麻木地跟在老人后面。

老人穿过挂满巨型犬的房间,在一面混凝土墙上推开一扇门。门后面是一条狭窄的走廊,比刚刚来时的还要狭窄。

老人弯下腰,沉默地走着;李先生和王小姐也弯下腰,沉默地跟着。

不一会儿,老人在混凝土墙上推开了另一扇门。老人进去了,李先生和王小姐跟着进入。

是一件低矮的房间,地上放着一只榻榻米。

老人用手示意我们坐下,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来几只铁手铐。将李先生和王小姐的双手双脚分别拷上了。

做完这些事,老人便出去了。门消失了,还是原来整齐的混凝土墙。

密室中有一盏微弱的橘黄色的白炽灯。李先生和王小姐相互依靠着,疲倦和饥饿 让他们沉沉地睡去。

王小姐做了一个梦,她梦里是阳光明媚的春天,在柔软的草地上,阳光温暖而惬意。鸟儿在碧绿的树叶上啁啾不已,清新的花香被和煦的春风带来。王小姐和李先生赤身裸体地纠缠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温度。

在梦里,李先生肌肉块凸起,线条优美,肌肤呈一种健康的小麦色。而王小姐身体柔弱,四肢细长,柔软如水。

王小姐从梦里醒了。是被摇醒的。一个少女站在眼前。

真是不一般的少女,肌肤光洁如润雪,一头秀发乌黑润滑,垂在腰间。身肢细软,看上去弱不禁风,却透露着一种原始自然的活力。少女穿着粗厚的杨树叶子串成的衣服,用溪水冲击细石的清脆嗓音说道:“你不要害怕,快来喝点水吧。”

少女手里捧着一个陶瓷的罐子,送到王小姐的嘴边,喂她喝下去。王小姐喝了半罐就停下了,用嘴指了指李先生。

于是少女又摇醒李先生。李先生看着女生,顿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李先生喝水的时候眼睛一直瞟着女生,水喝尽了也不知道。

少女又说:“你们不要怕,我爷爷出去的时候我就放你们回去。”

少女打开两人的铁索链,说:“我爷爷来的时候你们要快点再戴上,否则他就会知道我的计划了。”

说完少女一转身就溜了出去。

李先生边舒展筋骨,边对王小姐说:“快活泛活泛手脚,没被锁住的感觉真好啊。”

王小姐说:“是啊,我手腕上被勒出红印了。”

李先生站起来去推推那扇混凝土墙,纹丝不动。李先生说:“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得呆在这了。幸好这张榻榻米很舒服。”

李先生躺在榻榻米上,眯着眼。王小姐偎在他的身边。李先生摩娑着王小姐的头发。

王小姐的头发泛着微微的紫色,发根坚硬,发稍却柔软。王小姐的发丝粘在皮肤上有些痒。

王小姐说:“你的家人,现在在找你吗?”

李先生说:“我经常几天不回家,他们不会担心的。”

王小姐说:“我妈妈现在肯定急死了,她肯定会哭的,我妈妈是个爱哭的人。”

李先生说:“我奶奶会担心我的。我每次回家奶奶都会说,你跑到哪里去了?可是奶奶年轻时流泪太多,现在瞎了,流不出眼泪了。”

王小姐说:“出去后,你要多陪陪你奶奶。”

李先生点点头,说:“奶奶有只猫,我们不陪着她,她就整天抱着那只猫。”

李先生抚摸了一下王小姐的脸,就像抚摸一只猫那么温柔。李先生说:“那只猫从来不离开奶奶,要么她抱着它,要么它跟在她的脚后面。”

王小姐说:“多温暖的一只猫啊。”

李先生亲了亲王小姐的额头,说:“跟你一样的温暖。”

这个时候老人的滞重的脚步声响起了。李先生和王小姐赶紧坐起来,把铁锁链戴上。

混凝土墙像门一样被转动了,老人走进来,走到李先生和王小姐身边,探下身子,去嗅李先生和王小姐。

老人的模样很像一只狗在挑选着自己的食物。老人最后选择了王小姐,老人肮脏的手抓住王小姐的胳膊。王小姐感觉像是被铁钳钳住了一样,灼热发痛。王小姐被老人拖着往外走,李先生冲上去,却被老人一掌推开。老人的力量非常大,李先生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李先生感到从没有过的害怕。李先生失声痛哭起来。他的悲痛的声音在小小的密室里来回飘荡。

李先生睁开眼睛,看到四面墙壁,感到他的灵魂在飘走;闭上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仍能感到他的灵魂在飘走。

李先生疲惫地躺在榻榻米上,感到他的身体无限沉重,一直在下坠。李先生开始在头脑中回想王小姐的身体,回想他们做爱时她的样子,还有她高潮后温顺的神态。他回想并回味着这些细节,这让他暂时得到安慰。

李先生回味着王小姐的湿润温暖的阴道时,混凝土墙再次被打开了。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说:“你快跟我走,爷爷一会就回来。”

李先生跟在少女身后,少女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好像毫不费力。他们走到那间挂满巨型犬的房间,那些犬又狂吠起来。少女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巨型犬便安静下来,摇着尾巴,神态谄媚。

少女带领李先生走到来时的地道里,对李先生说:“你一直往前跑,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跑到尽头,爬上去,就能回到人间了。”

少女说完话转身欲走,李先生说:“这里是哪里?”

“黑暗的地宫。”少女回答。

李先生伸出手,在少女离开前从她身上摘了一片叶子。

李先生听了少女的话,不顾一切地往前跑。在途中她听到王小姐的哭喊声,听到老人挥刀的声音,听到犬吠声,听到王小姐高潮时的呻吟声,也听到少女风铃般的嗓音。

李先生想着奶奶,想着奶奶的老树皮般的皱纹和奶奶的那只老猫,拼命地往前跑。

李先生感到肺叶不断地扩张,血液不断地往喉咙涌,他甚至能感动血腥味。李先生跑过和王小姐做爱的地方,他们的汗水味和精液味还在。李先生一脚迈过那里,虚弱地双腿差点摔倒。

跑到尽头时李先生几乎没有意识了,他感到天旋地转,眼睛周围都是金光。

李先生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了上去。李先生看到木板的缝隙透进来的几道光线还在靠近门的位置,李先生知道这是清晨。

李先生去开门,门吱纽一声,应声而开。李先生瘫做在门外,初升的太阳此刻穿过层层叠叠的杨树叶,洒在李先生身上。李先生看着身上斑斑点点的阳光,一股感激的念头在他心里升起。

李先生松开手掌,手里的那片杨树叶早已被汗水濡湿。

后来李先生去超市买东西,看到了收银台的王小姐。李先生痴痴地望着王小姐走过去,王小姐说:“先生你需要什么?”

李先生说:“你不记得我了吗?”

王小姐遥遥头,说:“不好意思先生?”

李先生看见王小姐手腕上的红印,问道:“你的手腕怎么弄的?”

王小姐皱着眉说:“不知道,大概是睡觉压的吧,总也不退。”

李先生木然地点点头,往超市外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身后王小姐的声音:“先生,你刚才那么奇怪,是想约我出去吃饭吗?”

李先生转过身,说道:“是,是啊,我能约你吃饭吗?”

王小姐笑着,脸颊洁白饱满,微微发紫的发稍飘散在胸前。

王小姐说:“好啊,我七点下班。”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