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千岁

生活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

童年好友结婚了,我笑着笑着就哭了

(4)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哥哥神秘地朝我笑了笑,说:“你知道是谁偷的王笑笑的学习机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人知道,你也不知道!”
哥哥得意地一甩头,说道:“我当然知道……”
于是哥哥告诉我了一个名字。我先姑且叫他毛毛吧。毛毛是哥哥他们那个小团体的一个,他又高又壮,平时总是一副凶狠的神色。
我听到这个名字后心砰砰狂跳,像是预感到什么重大的事要发生似的。没了心思做作业,也没心思吃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哥哥似乎有所顾虑,睡觉前摇醒我对我说:“我告诉你的事千万不能说出去,毛毛打起架来最狠了,他要是揍你我也拦不住!”



婚礼开始了。司仪站在礼台中央,满脸笑容。新郎新娘幸福地站在一旁,听着司仪大声的祝福。大厅四壁镶满了彩带和气球,礼仪优雅的服务员侧立四周。我悄悄巡视了一周,小学同学只有我一个人。
婚礼典雅而奢侈,宾客中不少气度非凡之人。看来吴德刚生活得非常不错。我安静坐着,觥筹交错之间,醉眼已朦胧。



一群人把吴德刚压在地上,笑着,闹着。他的书包里哗啦啦滑出来一台学习机,摔在了地上。人们站起来了,沉默着,看着学习机和仍趴在地上的吴德刚。有人问话了,说:“你怎么会有学习机?”吴德刚边爬起来边说:“我自己买的啊!”
那个时候我也在人群中,看着吴德刚和他焦急地神色,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时候毛毛走了过来,一把把吴德刚的书包抢了过去。他把学习机掏出来,先是拿在手里向四周转了转,然后一把揪住吴德刚的衣领,说道:“好啊,原来是你偷得!”
我眼看着毛毛把吴德刚压在地上,伸出他那又厚又丑陋的手掌打在吴德刚的脸上。吴德刚大声分辨着:“这不是偷得,是我买的。”可是他越是分辨,毛毛打的就越狠。我看见吴德刚的脸肿了起来,平时温顺的小胖子现在像发了疯的野兽,在毛毛的身下挣扎咆哮。
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声:“王笑笑来了!”
于是毛毛和吴德刚都安静下来。毛毛把学习机举到王笑笑面前,正义感十足地说:“看,是不是你的!”
吴德刚这时低下头,不分辨,也不挣扎,身体一抽一抽的,在无声地哭泣。
毛毛把手掌握成拳头,不顾一切地砸向吴德刚的身体。口中叫嚷着:“还说不是你偷的!还说不是你偷的!”
那个时候我就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无声地看着。至始至终,未说一句话。


~~~~~~~~~~
晚安,明天再写。

评论

热度(5)